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军事 > 正文

大学生入伍,需要做怎样的精神和心理准备

网络整理 2021-04-07 10:56

  大学生入伍,需要做怎样的精神和心理准备

  编者按

  今年上半年的征兵工作已经开始,大批心怀“从军梦”“报国梦”的青年学子将投身火热军营,开启一段新的人生历程。大学生参军入伍,除了理想和热情,还需要做哪些准备?本刊特邀请军事专家、基层主官就大学生入伍,需要做怎样的精神和心理准备发表看法。

  特邀嘉宾

  蔡渭滨:国防科技大学军事基础教育学院政治委员

  王金霞:军事科学院军队政治工作研究院研究员

  沙子呷:火箭军某旅营长

  主持人

  本报记者 刘小兵

  大学生入伍是顺应时代的呼唤

  ■主持人:近年来,军队中大学生士兵的比例越来越高,请问大学生士兵有哪些较为突出的特点?给部队带来了怎样的变化?

  蔡渭滨:大学生是社会中积极活跃、富有生气的重要力量,吸引更多大学生投身强军实践,是提高兵员素质的重要举措,是加快部队转型的需要,也是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的战略考量。近年尤其是近5年来,越来越多的高学历人才走进军营,军队兵员素质结构得到优化。2016年,全国大学生网上报名应征人数突破100万;2017年,入伍新兵中大学生过半,成为征集主体;到2020年,多地入伍新兵中大学生占比超过70%。数据变化的背后,折射出国家高等教育的不断普及、兵役法规的日趋完善,以及公民国防意识的普遍提高。

  王金霞:以大学生为主体的新兵群体有三方面显著特点:一是服役愿望普遍强烈。各地为鼓励适龄青年应征入伍,加大了宣传力度,推出优厚政策,形成“参军热”现象。二是身体条件整体较好。由于各地参军人数较多、选择性增大,加之入伍前各武装部普遍进行一周至半个多月的役前训练,及时淘汰一些身体素质较弱、适应能力较差的人员,入营新兵身体条件整体较好。三是综合素质较高。不少大学生士兵不仅文化素养较高,还具有音乐舞蹈、驾驶修理、网络运用等特长。

  沙子呷:我在火箭军导弹工程部队一干就是19年,从普通一兵成长为营长,亲历了不少高新装备器材不断开进施工阵地,是大学生士兵在“人海战术”向“科技会战”转变中发挥重要作用的见证者。大学生士兵思维敏捷,文化底子厚、接受能力强,富于创造力和想象力,部队因他们大批加入创新力量得到加强。可以说,大学生士兵把个人理想融入强军实践,为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增添了强劲动力。

  选择参军就等于选择不一样的人生

  ■主持人:军营和大学校园有很大不同,刚出校门就进营门,大学生新兵需要做好哪些精神和心理准备?

  王金霞:大学生新兵从五湖四海汇聚军营,当对军营的好奇和新鲜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褪去,面对生活环境、生活方式、人际交往氛围的改变以及紧张艰苦的训练,一些大学生新兵会感到不适应,产生紧张、焦虑或抑郁等不良情绪。因此,入伍前要从以下几方面做好准备:一是要调整自己对部队的有限认知。许多大学生之所以选择当兵,是与军旅题材影视作品塑造的军人形象分不开的。但影视作品中理想化的部队生活,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。所以,大学生入伍首先要抛弃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。二是要对“部队和大学的区别”有一个清醒的认识,做好应对模式调整。大学和部队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管理模式,在大学往往专注做事、学业即可,个人不拘小节、自由散漫等问题,只要不出格就不会有人过多干涉;而部队强调纪律、团队一致,不拘小节、自由散漫等问题会严重影响连队、班级的整体形象和战斗力建设。三是要尽可能早开始体能训练。体能是单兵训练的基础,要求高于常人,如果没有提前的适应和演练,很有可能会感到不适应。四是要提高生活自理的能力。大学宿舍与部队营房在整洁度上完全没有可比性,因此,大学生新兵要尽快学习各种做家务的能力,以免入伍后措手不及。

  蔡渭滨:大学生选择参军,就等于选择了不一样的人生。从这些年许多优秀大学生士兵在部队的成长情况看,他们成功的背后总有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在驱动,这种精神力量,可以概括为三个方面:一是坚定的理想信念。从一开始就确立正确的价值追求,尽早弄清楚“为谁当兵”“当什么兵”“怎样当兵”等基本问题,确立献身强国兴军伟业的远大志向。二是厚重的家国情怀。1935年,著名教育家张伯苓在南开大学开学典礼上问了3个问题:你是中国人吗?你爱中国吗?你愿意中国好吗?发问言谆意切,直抵灵魂,激励了一大批青年大学生携笔从戎、保家卫国。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,今天的中国正处于由富向强迈进的关键阶段,迫切需要广大青年传承“以身许国、心忧天下”的精神血脉,投身时代洪流,成长为可堪大任的“后浪”。三是无私的奉献精神。为了“属于千百万人的幸福”,流血流汗、无怨无悔作奉献是军人职业的显著特点。不当空姐当炮长的女大学生士兵袁远,怀揣着“去最艰苦的地方”的入伍初心来到西藏,与雪山为伍,与风沙为伴,被中央军委表彰为“备战打仗先进个人”,成为一朵盛开在青藏高原的“沙场之花”。